sidenav header background
sidenav background

全球视野下的老龄化与经济增长

发布日期:2022-04-02 03:49    来源:

题记:本文采编自2021年第三期China Economic Journal的论文“Demographic changes and economic growth: impact and mechanisms。原论文作者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博士后呼倩,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雷晓燕与副教授赵波。China Economic Journal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/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办的英文学术刊物,由英国Taylor & Francis出版集团下属的著名Routledge Journals出版并面向全球发行。

 

过去几十年由于预期寿命延长、死亡率下降和生育率下降,人口老龄化已成为一种全球现象。根据联合国的预测, 2010-2015年与2000-2005年相比,全球预期寿命增加了3.6年,从平均67.2岁增加到平均70.8岁。发展中国家,尤其在东亚的中等收入国家,老龄化则更加迅速。在意大利,65岁以上人口的比例从5%增加至10%用了100年。同样的转型,日本仅用40年,而中国仅用30年。预计到2050年,中国将成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。
 

人口老龄化意味着人们寿命更长,可以更多地享受发展成果。然而,了解人口老龄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也同样重要,“未富先老”无疑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。
 

本文将利用1960年至2019172个国家的面板数据,研究分析人口老龄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,并探讨其潜在机制。
 

老龄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与机制
 

首先,老龄化对于经济增长的影响并无定论。一些研究发现老龄化会为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。另一些研究则发现在发达经济体,预期寿命越长,经济增长越高。还有一些研究发现,老龄化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倒U型关系。

其次,老龄化可以通过以下途径影响经济增长。
 

  1. 技术进步。随着人年龄的增长,认知能力与反应速率有所下降,可能会影响技术进步的速度。然而,一些行业更需要经验的积累才能创新。此外,如果人们预期到寿命的延长,可能会更加重视人力资本投资,这些则有利于技术进步。
  2. 资本积累(储蓄)。根据生命周期理论,老年人主要将先前的储蓄用于消费,因此当老龄化发生时,储蓄率会下降。然而,如果人们能够充分预计到寿命的延长,那他们在退休前会储蓄更多,用于养老。
  3. 劳动力供给。直观而言,一个经济体中劳动参与人口(15-64岁人口)越多,劳动力供给越充分,越有利于经济增长。老龄化越严重,越不利于经济增长。然而,如果老年人能够预期到寿命的延长,他们可能会做出延长工作年限等选择。
  4. 人力资本投资。根据贝克尔和刘易斯的经典理论,如果一个家庭选择生育更少的孩子,那么一个家庭将在孩子身上进行更多的教育投入。对应至宏观层面,较低的生育率可能会导致劳动力整体素质的提高。
  5. 经济结构。人口老龄化会导致劳动力从非医疗部门转移到医疗部门,并降低人均收入增长率。本文的分析同样强调老龄化对经济结构影响的重要性。

本文利用1960年至2019172个国家的面板数据,对人口老龄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进行了分析。我们发现,人口老龄化显著降低了经济增长率:当65岁以上人口增长1个百分点时,人均经济增长率下降2.6个百分点。

对机制的进一步研究发现,上述机制中的三个发挥了重要作用:老龄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主要通过对资本积累、劳动力供给和经济结构的影响实现。而并未通过技术进步和人力资本积累的机制产生影响。我们还发现,不同收入水平的国家间存在显著的异质性:上述规律主要适用于中等收入和高收入经济国家,而不适用于低收入国家。

对中国的启示

上述发现,尤其是对机制的探讨说明,老龄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仍然以直接渠道为主,人们预期到寿命延长,增加人力资本投资从而促进经济增长的机制还未占据主导地位。这也为中国的未来带来诸多启示。

第一,短期内,人口老龄化导致的储蓄与投资下降不可避免。因此面对投资增长的下行压力,必须转向投资效率的提升。比如,通过提高产品质量,运用新技术,积极参与国际竞争,加强政府监管等手段,努力把低水平重复投资转化为高质量投资,提高投资效率。

       第二,要强化政策配套,加大人力资本投入。一方面要努力构建高等教育、职业技术教育、职工就业培训等多层次的教育体系,充分适应不同类型人才的需求,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奠定人力资本基础。另一方面,应形成以养老金和医疗保险为主的社会保障体系,引导人们积极应对老龄化,提高养老金的储蓄意愿,储蓄的养老金也将一定程度上为经济增长提供所需的资本供给。

       第三,大力发展人工智能或许是可行之策。一方面,人工智能可以不断提高生产和服务的自动化和智能化,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劳动力短缺和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威胁。另一方面,人工智能依赖于先进的半导体、微处理器和高性能计算技术。它具有以第二和第三产业为基础的特点。因此,人工智能可以与产业结构的发展相适应,刺激经济增长。当然,目前人工智能的发展仍然面临技术困难,并可能导致短期失业问题。因此,在突破关键技术的同时,还应当同时注重避免失业,并优化收入分配格局。

       第四,在老龄化的大趋势下,采取政策鼓励生育无疑可以缓解这一趋势。此外,从健康老龄化的角度出发,还应注重老年人基本疾病管理、初级卫生保健服务、健康宣传教育以及对留守老人的照顾等方面,以延长老年人口的健康预期寿命。

       因此,虽然老龄化会对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,但是仍然应当坚持人力资本投资,创造“第二次人口红利”,从而提高全要素生产率、优化产业结构,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增长。

 

论文信息:

Qian Hu, Xiaoyan Lei & Bo Zhao (2021) Demographic changes and economic growth: impact and mechanisms, China Economic Journal, 14:3, 223-242, DOI: 10.1080/17538963.2020.1865647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tandfonline.com/doi/full/10.1080/17538963.2020.1865647

 

论文作者简介:

呼倩: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博士后,研究课题包括中国人口转型背景下的劳动力流动及其经济社会影响。

雷晓燕: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、北大博雅特聘教授,教育部经济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。雷晓燕教授还担任国发院党委副书记,北京大学健康老龄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,教育部-北京大学人力资本与国家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,经济学(季刊)副主编,Journal of Economics of Aging副主编,“中国劳动经济学者论坛”2021-2022轮值主席。雷晓燕教授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学士(1997)、硕士(2000),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校区经济学硕士(2003)、博士(2007),2007年至今任教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。雷晓燕教授的研究兴趣包括劳动经济学,健康经济学,应用计量学。

赵波:北大国发院经济学副教授(长聘)、博士生导师。2012年毕业于挪威奥斯陆大学,曾为美联储明尼苏达分行研究部、明尼苏达大学、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访问学者,主要研究领域为定量宏观经济学、房地产经济学、劳动经济学。